藏夜zaya

一个摸鱼人,累了,只发图

啵一下吧

三格,至于为什么不是四格,因为太困了。


极其潦草,爬去打游戏

难以抉择,遂发之

厨力放出

奥宝,我的奥宝!

【魈温】【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·三】

【杂文录更新中】

我如何才能在你永恒的生命中,留下一点,让你无法遗忘的东西。


但没过多久,魈就离开了。他并没有理解温迪为什么这么做,并且觉得他很多此一举。

“真是个怪人。”魈心里想着,准备冲回学生宿舍,却发现温迪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,甚至还有点不耐烦的样子,好像等了很久了。

魈满头雾水,自己明明是跑回来的,为什么他却比自己还快这么多,而且他也没开车啊。

“不要想这么多嘛,和我走吧。”温迪离开原本倚着的宿舍大门,并且指了指已经变红的指纹锁,宿舍已经进不去了。

魈看了看一楼的窗户,试图爬窗进去。

但是很可惜,没有一扇窗户是打开的。

魈看了看四周,看到不远处有个长板凳,想也没想,三两步走过去,带上帽子直接躺下,面朝椅背。

月光照在两人身上,一个躺着,一个看着。

“你就打算在这躲一夜?”温迪慢悠悠走过去,坐在了魈的旁边。

魈僵了一下,艰难的翻了个身,伸出头看了看温迪,又缩了回去。

半晌,魈才闷闷地回了一句:“你是不是也摔坏脑袋了……”

温迪锤了他一下,道:“傻小子,我这不是惜才吗?”

魈再次探出头,看到温迪那真挚的眼神,仿佛并不是在撒谎。

魈又道:“……你去惜别人啊,还有年级第二,年级第三等着当你学生呢,光守着我不放,无聊。”

魈再次艰难转身。

温迪沉默了片刻,叹了口气,打开手机退了机票。

温迪想:“是我太着急了吧,而且他也不记得我了,看起来时候没到呢……算了,问题不大,来日方长。”

沉默,还是沉默。只有落叶被风吹落的声音,或是远处隐约传来的鸣笛声。

一阵寒风吹来。

温迪打了个哆嗦,道:“要不去我宿舍吧,这里真的好冷啊。”

沉默。过了一会儿,沉默被魈的一个喷嚏打破。

夜晚11点半,温迪教授的宿舍里,两个人正对着小太阳取暖。

魈道:“你一个教授,为什么宿舍里没有空调?”

温迪干咳了一下,道:“那……那是因为我不需要……好吧,其实是因为,我刚刚来这里。”

魈表示怀疑。

温迪支支吾吾了一会儿,终于说了出来:“其实是因为最近没有钱了,所以就没让学校给我装空调,毕竟空调一个月要交好多钱……可恶的钟离,借了我钱到现在还没还我……不行,我明天就要找他去。”

魈又道:“……那你机票钱又是哪来的?”

“抽奖活动送的。”温迪摊摊手,表示轻而易举。

温迪咬牙切齿地构思着明天找钟离还钱的计划,却听到了美妙的声音。

“支x宝到账10000元~”

温迪直接冲到手机前,打开蓝色软件,收下转账。整套动作五秒内完成,绝不拖泥带水。

温迪捧着手机大笑:“这个小伙子还挺靠谱啊,这么爽快,多了一倍……又可以去天使的馈赠了,诶嘿嘿……”

魈直接无语。

温迪又看向自己那台破旧的小太阳,做出了伟大的决定,装空调!

此刻的魈就看着温迪在他那20平方的小房间里跳来跳去,研究在哪里装空调。

“温迪教授,您可以坐下来吗,楼下的教授来敲门了。”

温迪停在半空中,看了一眼被打开的房门,是一张非常阴暗且不爽的脸。

迪卢克盯着温迪,道:“大半夜的不睡觉,你想干嘛?明天我就让人在门口拦着,你别想进去。”

温迪直接端坐在地板上,道:“我太高兴了,打扰到您了,对不起!”

标准且熟练的道歉,想必是已经很多次了。

迪卢克才发现房间里还有另一位面生的客人。

魈迟疑了片刻,很小声地叫了一句:“教授好。”

迪卢克睁大眼睛,看着温迪,仿佛在谴责他,明明魈还是个学生,他还有这么美好的未来……

温迪大声解释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!这是我刚刚认识的学生,因为宿舍关门了,我怕他感冒才……”

迪卢克啪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剩下两人面对面,谁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温迪先开了口,道:“你别当真,我没有那个想法,真的,别害怕……”

魈觉得越来越不对劲,自己是不是被他骗了?魈看了看温迪,又看了看床上的被子,思考了三秒。

十二点整,温迪被包裹在被子里动弹不得,魈没有脱去外衣并且抱着被子,试图限制温迪的行动。确实可行,但只是短暂的可行。

第二天早晨,外衣在地上,而被子,盖在两人身上

大概是准备开新坑了(开坑不填的我是屑)

还是魈温,大四毕业魈×研究生导师温迪。本来打算写文,写了两个片段,还是捡起了板子。希望这次不会放弃。再挖坑不填你们把我埋了【确信】